新闻是有分量的

万通断梦之殇

2019-03-26 10:09栏目:房产

万通断梦之殇

 

  2019年2月17日,在亚布力中国企业论坛上,冯仑笑谈房地产一直是春天之时,曾被他寄托于梦想、而今与其渐行渐远的万通地产(600246),却在转型的寒冬之中挣扎再挣扎。

  冯仑在离开万通之前,就在公开场合说,万通地产已开始窒息式死亡。

  毫无意外地,接盘万通地产之后,王忆会的嘉华时代命运多舛更甚。自2011年冯仑时代开始至今,万通一边试水商业物业服务、互联网文娱资产、新能源,另一边不断质押股权,卖资产偿还债务,只为将自己从水深火热之中拯救出来。然,多次转型皆未果。

  如今,万通发起第四次突围,迎来物流巨头普洛斯。3月11日,普洛斯官网消息显示,3月7日,普洛斯与万通控股签署的关于普洛斯战略投资五分11选5(楼盘)万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股份转让协议,已由万通地产股东大会审议通过,转让价款合计8.22亿元。

  普洛斯成为第三大股东之后,万通地产能否再起波澜?王忆会的嘉华时代,万通地产能否寻梦成功?

  万通地产水深火热

  曾经的万通有多风光呢?1990年代创立于海南(楼盘)的万通,曾是中国房地产市场化诞生的象征之一,在2003年年底,这家公司资本金和营收,都双双进入过中国地产业的前十。在2008年,万通地产的营收规模就达到了48.4亿元的规模。

  一位在地产圈浸淫多年的媒体人,对彼时的万通和冯仑记忆犹新,“那会万通发展势头很凶猛,冯仑出现的地方大家都簇拥而上”,他告诉中国网地产。而今,那个媒体人成为了主编,冯仑变身段子手,做起了文娱产业,重振再出发之后,依旧意气风发。

  当初风光的万通,却每况愈下。3月11日,随着一纸公告,万通地产10%股份被转出,普洛斯成为第三大股东,终究成为定局。而此前,万通地产还将项目公司五分11选5金通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35%股权转让给了普洛斯。

股权转让背后,是万通水深火热的恼人处境:其持有上市公司股份基本全部处于质押状态。截止公告日,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,累计质押的股份分别占嘉华控股和万通控股的99.99%、81.94%,且部分股权质押融资即将到期,面临较大的还款压力。

 

  股权转让背后,是万通水深火热的恼人处境:其持有上市公司股份基本全部处于质押状态。截止公告日,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,累计质押的股份分别占嘉华控股和万通控股的99.99%、81.94%,且部分股权质押融资即将到期,面临较大的还款压力。

  质押背后,便是尴尬的现金流。万通2018年三季报显示,由于销售回款同比下降,期内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,也同比下降46.14%至2.75亿元。

  万通现金流缺乏背后,却又是停滞增长的土地储备、收缩的房地产。2015-2017年,万通持有待开发土地面积分别为56万平、56.85万平和29.28万平。2018年三季报显示,报告期内公司无新增储备、开工、竣工面积。半年报显示,万通仅有十个项目在售,可售面积仅剩121.09万平米。

  2018年上半年22.77亿的营业收入,却不如万通10年前的水平。公开数据显示,早在2008年,万通就实现了全年48.4亿元的营业收入,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.27亿元。而2018年前三季度万通地产流动负债,较上年同期增加29.35%至46.48亿元,而同期内流动资产却同比下降20.66%至81.14亿元。

  站在高起点上的万通,这些年为何没找到自己的高光时刻?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告诉中国网地产,万通的冯仑时代创新能力很强,而行业战略定力与战略判断能力不足,失去了规模扩张的机会;王忆会的嘉华时代在努力实现转型,但同样缺乏足够的战略定力,导致转型的失败。

  万通地产,辉煌起于冯仑时代,终结于嘉华时代?

  冯仑梦断嘉华

  可以说,无论是冯仑时代,还是嘉华时代,不想就这样走向灭落,是万通极为渴望、也一直在做的事。

  先来说说冯仑时代。2011年,冯仑唱衰住宅市场,万通开启漫漫转型路,重头戏是涉足工业地产美国模式。2012年,凭借TCT合作案例、品牌和资本的支撑,万通先后在大发排列3(楼盘)、杭州(楼盘)、一分快三、无锡(楼盘)以及武汉(楼盘)等一二线城市收购布局,工业地产项目面积超过120万平方米。